呼和浩特新闻网 >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> 呼和浩特发布 > 首府关注 > 正文

流动铁匠:消失的是手艺也是种生活状态

呼和浩特新闻网5月22日讯  “铁匠”一行历史悠久的传统工艺,然而,在现代机械化的今天,那些“拉着风箱,红红的火焰,一个铁质的底座上,一把铁钳钳着一个烧得通红的铁棒,师徒俩手里的铁锤轮流的上下翻飞,当当作响,火星四溅”的流动打铁匠人们行走于城市大街小巷之间讨生活的场景,早已经成为人们记忆中影像。所以当记者在一派车水马龙,高楼林立的现代街景中,再一次看到这么古老传统的一幕时,竟瞬间有了穿越的感觉。  

路遇老铁匠 “叮叮当当”几辈人 

初见铁匠老徐是在呼和浩特赛罕区昭乌达路附近的乌兰小区外。一辆被改造过的破旧三轮,两个板凳支起个摊子,摊子上一堆炭火在一个老式手拉风箱的助力下燃的正旺,就这样一个简易“铁匠铺”开张了,“叮叮当当”的打铁声在小区外面响彻起来。这样一幅古老传统的家伙式吸引了众多人的围观。

老徐的侄子正在手工制作刀具

老徐的侄子正在手工制作刀具

面对大家的围观和记者的拍照,老徐热情配合。他说自己名叫徐树武,是山东济南章丘县人,他们叔侄二人凭借着祖传的铁匠手艺走南闯北,走街串巷,做着流动铁匠人的生意,养家糊口。老徐叔侄主营磨刀并制作刀具,在他们摊子前,大到菜刀,小到刻刀摆了一地。面对人们的好奇围观,老徐很是自豪地介绍:“我们章丘自古多铁匠,家家都有打铁郎,全村几乎都是靠这门手艺吃饭的。我们家是祖传四辈子的打铁手艺人,如今像我们这种的传统手艺人可真是不多喽。”

老徐磨一把刀5到15元不等,打一把刀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。老徐对自己的祖传的铁匠手艺十分自信,他随手拿起一把打好的菜刀对我说,“你看这把刀我只卖50块钱,但是仔细用,用个三五十年都没有问题。”与商店里面售卖的那些亮光闪闪的刀具相比,老徐的刀透着原始的粗犷,说实话样子真不怎么好看。但前来磨刀,打刀的人还真不少。这不正赶上一位顾客前来取自己几天前定做的一套刻刀,大大小小的十几件,他说自己看上的就是这份古朴,虽然没有商店里面卖的精美,但绝对的传统,绝对的纯手工。

苦不苦 打铁匠人苦中作乐

那辆被改造过的破旧农用三轮车,即是他们的代步工具,又是他们流动的家。车斗上用塑料布搭了二层的棚子,上一层用来睡觉,下一层放工具杂物。小车斗空间狭窄,两个壮汉睡在里面都没有翻身的余地,车棚子里外油漆麻黑,一副历经风雨无数的沧桑,与老徐叔侄布满老茧的粗手和被炭火熏染的黑脸融为一体,处处透漏着流动手艺人生活的艰辛。 老徐说,我们叔侄二人搭伙,一年365天,除了农忙和过年,都在走南闯北的讨生活,如今我们已经在呼市包头两地流动打铁三四年了。和所有小商小贩一样,老徐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被城管吆来喝去。

简单至极的午餐

简单至极的午餐

或许是走南闯北的经历,老徐很是开朗健谈。问他这样的生活苦不苦,正在吃午饭的老徐却举起手中装满二锅头的杯子,摆起了pose要求拍照。一瓶二锅头,几根大葱蘸酱,一颗咸鸭蛋,几个饼子,一杯白开水,简单到极致的午餐,他却吃得静静有味。而此时,他的侄子在车棚里睡的正香。

传统手艺 后继无人

老徐有个外号叫“徐一刀”,以前他会给制作完成的每把刀都刻上这三个字,以表身份。但是近几年来“徐一刀”更多地留在记忆中,因为老徐的手艺已经后继无人。老徐一儿一女,都已长大成人,女儿已经为人妻母,十八的儿子去学了厨师。面对手艺即将失传的现状,老徐一脸黯淡地说到:“村子里以前家家户户都是铁匠,但是这些年来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少了,全村也就剩下四五家。铁匠这行当又脏又累,整天烟熏火燎,常年奔波在外,不仅小辈们不愿意干了,长辈们也不忍心让孩子再受这份罪,只是心疼这份传了几辈子的手艺。”

说话间生意上门了,一位市民来磨自家菜刀。于是老徐盘腿而坐开始干活,不多时“嗤嗤霍霍”的磨刀声响起,游刃有余的节奏成为喧嚣闹市独特而动听的旋律。听着听着仿佛回到过去,小时候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:乡间的泥泞小路、卷起裤腿扛着锹头的人们、淳朴憨笑黝黑的脸庞、走街串巷买卖人的吆喝声……不禁感慨,这即将消失的不仅是一种手艺,也是一种生活状态。(呼和浩特新闻网 记者 张秀娟)